当前位置:qjhn.cn搞笑你是英雄
你是英雄
2022-06-09

在行走江湖的年轻人中,很多人都想成为英雄,但真正成功的却廖廖无几,这是因为有的人武功不够好,也有的没有机遇,反正是各种各样的原因,而平十郎之所以至今都还没成为英雄,却是因为他的多情。俗话说,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。江湖上正邪分明,打击黑恶势力就该毫不手软,但是如果掺杂了儿女私情,这也下不了手,那也心存怜悯,又如何成得了英雄?

不过眼下,却有一个让平十郎成为英雄的大好机会。黑道干将血阎罗坏事做了不少,侠义道中的五大门派准备联手将其铲除,现已包围了血阎罗的大本营暗黑山庄。但问题是,据说那血阎罗武功很高,五大门派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有信心将其制服。所谓杀敌一千,自损五百,况且是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冒然攻进去,就有可能遭受更大的损失。平十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驰援五大派的。平十郎的武功已经可进入顶尖高手的行列,他虽然从没和血阎罗交过手,也不知道血阎罗究竟是什么样子,但他有信心可以战而胜之。

五大门派有了平十郎的助阵,顿时士气大振,决定第二天就向暗黑山庄发动攻击。当天晚上,平十郎自告奋勇地要去暗黑山庄侦察一番。从战术上讲,摸清对方的地形,打起来就会主动得多。大敌当前,暗黑山庄的戒备自然异常严密,但所有的警戒在平十郎的眼中全都如同儿戏。他施展出绝顶轻功,借着夜色的掩护,几乎是在暗黑山庄戒备人员的眼皮底下进了庄,轻灵迅疾得就如同吹过了一阵清风。山庄内部的警戒自然比外围要松懈得多。平十郎正一处一处地侦察过来,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喊道:“十郎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平十郎大吃一惊,循声望去,只见前面不远处一间低矮的偏屋前站着一个婷婷玉立的身影,不由低喝道: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那人道:“十郎哥,我是小秀啊,你难道不认识我了?”说完她就进了屋。平十郎的心头瞬间升起了一股暖意。小秀他怎么会不认识呢,他们两家是邻居,他和小秀也可说是青梅竹马。小秀比他小两岁,从拖着鼻涕开始就像跟屁虫似地跟着他玩,给他留下了很多温馨的回忆。只不过就在平十郎十二岁那年,小秀家搬走了,此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小秀,但他还依稀记得小秀的相貌,尤其是她下巴上的一颗美人痣,更是一直都没有忘记。

此时小秀已经点着了屋里的灯盏。平十郎也已顾不上身在敌境,毫不犹豫地跟进了屋里。在灯光的映照下,平十郎发现,小秀虽然已经是一名年轻女子,但仍然能看出十岁时的影子,尤其是下巴上的那颗美人痣,更是清晰可辨,只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,她已变得更加妩媚动人。通过小秀的叙述,平十郎才知道,原来她家搬走后,家中屡遭变故,父母相继去世,无依无靠流落街头的她被人卖进了暗黑山庄做了女佣。当时她还庆幸有了一个可以吃口饱饭的安身之处,但没想到却是进了魔窟。如今五大门派围困暗黑山庄,大战一触即发,一旦庄破之日,必定玉石俱焚,她想与其到时受辱被杀,还不如现在就自行了断,就拿出一条绳子准备上吊,没想到竟在此时无意中看到了平十郎。

平十郎抬头一看,房梁上果然系着一个绳环,不由顿生怜悯之情。暗黑山庄虽然是个魔窟,但也并非人人都该死,就好像小秀这样的下人,平时也只是血阎罗奴役的工具,难道就不能放她们一条活路?但他也知道,江湖中人可没那么讲究,等明天攻进庄来,像小秀这样的无辜之人也必定不能幸免,想到这里,平十郎觉得,不管是论公理还是论私情,他都不能眼看着小秀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,决心要做一回护花使者。他向小秀保证,到时候一定会把她救出去。

第二天,五大门派按计划向暗黑山庄发起了进攻,一时间呐喊声,哭叫声,以及箭簇破空声和兵刃碰撞声响成了一片。平十郎身先士卒,再加上他的剑法精妙,内力深厚,暗黑山庄的人根本就挡不住他,所以他也就第一个破门冲进了庄。这时小秀按照平十郎的安排,已经预先躲在了庄门后的一个角落里。平十郎找到小秀,拉着她返身出门。这时五大门派的人也都冲了进来,他们大多数人都认识平十郎,又听平十郎不停地解释,说小秀是他的朋友,而且也只是暗黑山庄里一个被奴役的下人,也就没去阻拦他们。当然也有小部份不认识平十郎的,见有人往外冲就想要阻拦,而这时以平十郎的武功,保护一个小秀已绰绰有余。平十郎将小秀带到外围的一个小树林里,嘱咐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,千万别走开,我还要回去参加战斗。等我杀了血阎罗就回来接你。”

见小秀点头应允,平十郎便迅速返回暗黑山庄,立刻又加入了战斗。不过其实暗黑山庄的抵抗并没有他们原先想象的那样强烈,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已有一半被杀,另一半也全都做了俘虏。可是五大门派进剿暗黑山庄,主要的目标就是血阎罗,既然暗黑山庄的人在这场战斗中一个都没能逃出去,那么血阎罗不是在死人堆里,就必定在俘虏当中。他们是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的。但问题是,血阎罗虽然作恶多端,五大门派中却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那又怎么找?于是他们就将俘虏拉来审问,谁知一连审了几个,俘虏的口供都很一致,说血阎罗是个年轻的美貌女子,下巴上有一颗醒目的美人痣。这一下很多人都记起了,就在刚攻进暗黑山庄时,平十郎曾护着一个年轻女子出去,还说那女子是他的朋友,而那名女子的下巴上就有一颗醒目的美人痣。平十郎的脑子则更是一片空白。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小秀,竟然会是作恶多端的血阎罗。等他终于醒悟过来后,赶紧带着大家赶往那个小树林,却哪里还有血阎罗的身影。

其实这件事细想起来也不能太过责怪平十郎。之前很多人也和他一样,以为血阎罗是个男人,况且他和小秀虽然青梅竹马,毕竟十来岁时就已经分开了,这之后的十来年中,小秀有过什么经历,变成了什么人,他又怎么会知道?但其他人却不这么想。他们只知道,是平十郎放走了血阎罗,还承认血阎罗是他的朋友。于是有人就说他是个为情所惑的傻子,被血阎罗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不自知,更有人怀疑他和血阎罗根本就是一伙的。这一来平十郎别说是想当英雄了,甚至经常会遭遇到人们鄙视的眼光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也只能以酒浇愁,一段时间后,他虽然看上去还是这么一个人,但已经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一天,平十郎又在酒店里麻醉自己,突然有个老妇人过来坐在他的对面,沙哑着嗓子道:“平十郎,你受了一个小小的挫折就这么醉生梦死,你还怎么成为一位英雄?”

平十郎醉醺醺地看了对方一眼道:“我、我还能成为英雄吗?”

老妇人道:“你当然能成为英雄,而且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,你如果相信我,就请跟我来。”老妇人起身往外走去。平十郎也跟了出去。他倒要看看,到底有什么机会使他能成为英雄。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小山上,老妇人在一个水潭边停下了脚步,她要平十郎稍等片刻,说她要洗个脸。平十郎就站在那里等。老妇人背对着他在水潭里洗了脸,又脱了件衣服,等她转过身来时,就变成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,下巴上还有一颗醒目的美人痣。平十郎吃了一惊,他想不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小秀,但他随即便想到了小秀的另一个身份血阎罗,不禁冷冷地道:“你还来找我干什么?是不是还想要利用我?”

小秀双膝一屈,跪倒在平十郎面前道:“十郎哥,上次我是利用了你,但通过那件事,我已经醒悟到,怙恶不悛必没有好下场,况且还害你受了如此大的委屈,感到很过意不去,所以我已决心改邪归正。十郎哥,你如果还是不肯原谅我,现在就可以把我杀了,小秀绝无怨言。”此时,平十郎的心里很矛盾,从理智上讲,他确实应该杀了小秀,这样他就可以平息别人的误解。他也已经把剑抽出了一半。但在感情上,他却又觉得实在难以下手,便道:“你说有一个能使我成为英雄的机会,是否又是在骗我?”

小秀跪着道:“十郎哥,魔龙为了报复侠义道剿灭暗黑山庄,正准备率黑道中人踏平保国寺,你赶紧联络侠义中人前去救援,如果能趁机杀了魔龙,你就是个大英雄了。”魔龙是江湖黑道的总头目。保国寺虽然规模不大,但寺里的僧人全都以行侠仗义为己任,深得侠义道中人的敬仰,如果被魔龙灭了,对侠义道确实是个很大的打击。这个消息非常危急,平十郎顾不得再计较小秀说的是不是真的,也没时间再去想英雄不英雄的事,赶紧联系了侠义道中的人,火速驰援保国寺。

魔龙率黑道中人偷袭保国寺,原本以为能将保国寺一举踏平,但他做梦都没想到,就是那个他认为最铁杆的黑道人物血阎罗,却把他的秘密行动泄露了出去,所以当人数众多的侠义道出现在他们面前时,黑道中人一下便乱了阵脚。经过一番厮杀,黑道中人几乎被消灭殆尽,只剩下魔龙还在苦苦支撑。和魔龙展开决战的正是平十郎。平十郎虽然武功高强,但魔龙作为黑道的总头目,也非泛泛之辈,两人已经激战了一百多个回个,却仍然是谁都占不了上风。就在这时,小秀仗剑赶了过来。魔龙一见大喜。他知道以眼下的情势,如果血阎罗能和他联手,很快就能杀了平十郎,这样他也可以趁机逃之夭夭了。他大叫道:“血阎罗来得正好,快帮我一起杀了这小子。”血阎罗果然很快就加入了战圈,只不过她与之联手的却是平十郎,所以当他们二人的剑同时刺入魔龙的身体时,魔龙的眼睛和嘴都张得很大,他至死都搞不明白,被认为是黑道中铁杆人物的血阎罗,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。

这一战侠义道大获全胜,而手刃魔龙的平十郎更是成为了公认的英雄。可就在这时,有人认出了站在平十郎身边的血阎罗,叫道:“咦,这不是坏事做绝的血阎罗吗?这回可不能再让她成为漏网之鱼了。”今日前来助战的侠义道中有很多人都参与了进攻暗黑山庄,也都因为让血阎罗成了漏网之鱼而耿耿于怀,如今哪里还肯再放过她?很多人都围上来想要杀了她。见状,平十郎赶紧挺身护住小秀道:“各位好汉,血阎罗如今已改邪归正,黑道偷袭保国寺的消息就是她透露出来的,而且刚才还帮我一起杀了魔龙,你们可不能错杀了好人。”

可是平十郎的话根本就没人相信,甚至还有人反讽道:“上次就是你放走了血阎罗,这次又说她是好人,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平十郎见群雄依然不肯罢休,而且已经越围越近,无奈只得也拔出剑来,决心以武力帮助小秀突围。但这么一来,也更激起了侠义道群雄的不满,纷纷喊道:“亏我们还把这种人当作英雄,原来却是个助纣为虐的浑蛋。大家干脆把这对狗男女一起杀了,为民除害。”平十郎还想再解释,却听得身后的小秀道:“十郎哥绝不是助纣为虐之人。既然大家不相信我已改邪归正,为了十郎哥的清誉,我就以死明志。”她倒转剑柄,一下就刺进了自己的胸膛。平十郎想要阻止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群雄似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不禁都愣在了原地。平十郎一把抱住即将倒下的小秀,含着眼泪道:“小秀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小秀用尽最后的力气,微弱地道:“十郎哥,我做了那么多坏事,死也是罪有应得,但我却不能连累你。我要大家都承认,你是个英雄,是个有情有义的真英雄。”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